社会责任
服务咨询热线
联系方式
QQ咨询
banner
邵春荣:培养具有终身家庭社会责任感与幸福感
邵春荣:培养具有终身家庭社会责任感与幸福感
发布者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8-11-24 00:46

  邵春荣,男,汉族,中共党员,全日制大学学历,中学数学高级教师,中国教育学会数学专业委员会会员、安徽省数学教育学会理事。先后在合肥市城西桥学校、合肥市第二十中学、合肥市第62中学、合肥市兴园学校任校长兼党支部书记。现为合肥市梦园小学校长兼党支部书记。个人先后主持《有效教学反思模式的研究》和《沪科版七年级(上)超级画板课件资源库建设》两个国家级课题。其撰写的《双差生的心理障碍的形式成因及教学对策初探》和《浅议初中数学活动课的设计原则和方法》等四篇论文曾获国家级奖项。

  对于教育,邵春荣有着自己的思考和理解。结合梦园小学“责任成就梦想”的办学理念,他提出从教育责任到责任教育的理念转变,并在此引导下,以改革学生学习评价制度、创设“1+X”责任课程等为支点,以家校互动微课堂、262责任课堂等为实践点,探索学校教育新模式。

  “请问,你还记得自己小学四年级的考试分数吗?”“请闭上眼睛,花一分钟时间想一想,起初你最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什么样的人?”……在每学期的年级家长教育会上,邵春荣都会抛出类似于这样的问题,想让家长们在深思之后明白,小学生相差几分的考试分数并不代表什么,教育要回归本质,回归对人的教育。那么新的问题来了,对小学生而言,最应该接受什么样的本质教育呢?对此,邵春荣也给出了自己的见解。他认为,就小学生教育而言,责任教育就是其教育的本原,要教会孩子责任意识,包括学生终身学习责任感的建立和社会基本公民及道德责任意识的初步形成。

  他解释道,学好知识,学会做人,是学生的责任;教好知识,教会做人,是老师的责任;教好书,育好人,是教育工作者的职业梦想。“就教育主体而言,我觉得要有一个教育理念的转变,就是从教育责任到责任教育。”邵春荣介绍,在多数情况下,人们更愿意强调外在因素对学生的影响,比如社会、家长和老师,而较少关注学生这个教育主体。他列举出三匹马车的教育和蛋炒饭的教育进行说明。

  每个孩子在上学第一天,就有一个梦想载于马车之上,而拉动这个马车的可控的三个责任主体为家长、学生和老师。其中学生是中间的主体责任承载者。在拉的过程中,慢慢的,学生主体产生了惰性,宁愿到马车上去享受。再接下来,家长这匹马开始迷茫,不知道该怎么拉,时而用力,时而放松,时而忘了方向,这时唯一往前用力拉的就是老师了。责任教育就是要大家都有始有终,一直共同把这个梦想拉向成功。目前内外压力多把教育责任单一的指向老师授课的技艺性的因素,忽略了教育责任主体的完整构建。再比如说,若教育是一份蛋炒饭,那丰富多样的兴趣教育、翻转课堂、生本课堂和幕课等等,都是提升蛋炒饭美味与诱惑力的佐料。只是不能在佐料上用足了心思,而忘了作为主体的米饭,也就是学生学习的责任意识(包括终身学习的责任意识)的强化与培养。

  “责任成就梦想”,结合这个办学理念,邵春荣将梦园小学的办学目标定为:培养具有终身家庭社会责任感与幸福感的人。简单来说,人生活的圈子,除了家庭就是社会,如果一个人在家庭和社会中都具有责任感和幸福感,那可以说他的人生就是成功的。“所以说,对于小学生教育,重不在考试分数,而在于发展其核心素养,培养责任意识。”

  “在我看来,学生的学习也有一个核心,就是要树立终身自主学习的意识和自主学习的能力。”邵春荣表示,对于学生的学习,他有三点要求。一是基础达成,不要求学生考满分,但基本知识要掌握;二是要有终身自主学习责任的目标;三是要培养学生终身自主学习的责任能力。据此,学校从多方面入手践行这一理念,首先是改革学生学习评价制度。对于学生的评价,主要从学做人和学知识两大块着手,各占考评的一半。其中,学知识包括:60%的基础知识;20%的学习责任感;15%的自主学习能力;还有5%是对安全知识的掌握,包括心理健康安全、抗挫折能力等。

  这是以学生为中心,在期中、期末进行的综合性评价。评价结果也由多方决定,主要靠家长和学生,当然也有班主任老师。“评价制度从去年开始实行,这是一个逐步推行的过程,期间也受到各重阻力。”邵春荣坦言,小学教育重在打地基,一个好的评价制度能影响学生的发展方向。“我也曾做过调查,每个班70%-80%的学生需要特别用功,成绩才会很好,这说明我们的大多数孩子都是普通孩子。”家长们不能用“比较心态”来看待孩子,他表示,老师和家长有些时候表现出来的对孩子的牵制,会让学生错失一些自主学习的机会。比如对于做错的习题,老师或家长可以给孩子一次自主检查和修改的机会,再做错时就可以给予解释。

  在梦园小学任职前,邵春荣曾在多所中学就职,那时候,他常听到教初一的老师们抱怨:怎么现在的学生一届比一届笨呢?接受新知识的速度是越来越慢!当时他只是听听,没有太放在心上。2014年的一次机会,他听了一堂小学三年级的数学课。“听完那节课,我整个人都很震惊!”邵春荣回忆道,当时这位授课老师花了一整节课时间,只讲了两个很简单的知识点,连课后习题都没时间顾及。他还注意到一些学生的书本很新,在一番询问后得知,原来是老师要求课上到哪书翻到哪,后面没上的的内容不许看。从那之后,邵春荣开始思考,也许不是学生变笨了,而是过长的课堂讲解,让学生的思维渐渐慢了下来。

  一个星期后,邵春荣又回到那个班,自己去上了一节数学课。上新课前,他让学生们自己预习书本内容,并独立完成课后的习题。经过观察发现,在25分钟后,近70%的学生都看完知识点并做对了练习题。正是这次测试让邵春荣明白,可能很多老师都有教育归零思想,认为对于新课,学生是“空着”脑袋走进教室,没有老师的课堂讲解,学生自己很难学会。由此,老师们便花大量课堂时间讲解新知识点,时间一长,被动接收知识的学生们的思维也就跟着慢了下来。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邵春荣在学校推行262责任课堂制,鼓励学生自主学习。“以往课堂就是一节课的时间,即从老师进教室到出教室。责任课堂则更加完整,包括了几个部分。这里的第一个2指20%的课堂之外的时间,用于课前预习,这是核心环节,有助于培养学生自主学习的意识和能力;60%指的是一整节课的时间,是以学生为主体的课堂教学过程;后一个20%指的是课后复习。“据我了解,现在很少有小学老师,要求学生进行课前预习。”目前,在梦园小学,有一半以上老师将262责任课堂付诸实践。

  1+X责任课堂,是邵春荣带领全校师生,于2014年秋季开始打造的一种跨界教育。其中,1指国家规定的基础性课程。X在于为学生个性多样化发展提供基础平台。X没有定数,就某一项具体课程而言,它也没有课时限制,有些课程可长期开设,也有些是开设1-2次的微课程。同时,X又分为校内课程和校外课程两个部分。

  校内课程以兴趣为单位,在每个班下午两节课后开设。至于具体开设哪些方面的课程,则由家长来定。比如已开设的艺术欣赏课、礼仪课等等,全校学生只要有兴趣,都可以参加。师资方面有三个渠道:一是学校内有特长的老师;二是社会公益性组织、家长自己或是家长推荐的具有专业知识的亲朋好友等;三是由家长们自愿外请的专业老师,校方则负责提供场地等。

  “教育无界限,我们要将学校的围墙打开,多开展校外社会实践活动,让我们的教育更接地气。”邵春荣介绍,校外课程以班级为单位,平均每个班每个月能开展一次活动。如班主任、家长带着学生走进气象台、地震台和大学校园,或是体验军旅生活、体验穿航天服等。“让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位学生家长在工厂车间上班,学校便联合家长组织了一场学生进车间参观学习的活动。”这位学生还当起讲解员,边带大家参观,边介绍自己父亲工作的性质和工作环节等内容,不足的地方再由家长予以补充。“这种活动,不仅拓展学生的课外知识,让他们对各界各行有所了解,还能让其加深对自己父母工作的理解,从而增强孩子与家长之间的交流沟通。”